自白

扬鞭长歌。一个乡下孩子将诗,放牧在纹路清晰的掌心。烛光研磨黑夜,放纵一行一行的星——闪亮。

寒冬,空气凝重。诗,以执着的,站立在萧索枝头;于是,春盛开百花意境;思索,汹涌缤纷。

我行色匆匆,只有一个方向,搜索诗,涕泪的地方。我满头白发,吐掉最后一颗喂我的牙齿;诗舌依旧柔韧,依旧滋养我。

我温柔的顽疾,融入阳光水源,然后任其澎湃。

诗活,我也活,一生。

自白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