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叶情怀

.+

读者杂志:她在冬日里脱离母体,待到明年春暖,又转世在新的生命体之上。轮回!

高原冬天正真来临的日子,马路边那颗高大的白杨树梢最后一片黄叶也随着北风悄然落下,悠悠地,划着一道弧线,很不情愿地离开母体,但最终不可挽回地平躺在了地上,任凭过往的车辆和行人踩辗。

看着这一片躺下形如心状的树叶,总让人思索万千。

这一片叶子是今年春来的时节展开的,其实我从未注意到过这高大的杨树上的叶子是何时孕育了萌芽,何时又舒展开朗来的,当我欢欣于春天的温暖和娇艳的鲜花之中时,马路边的杨树已不经意间嫩娇碧绿,翠青欲滴了。

春天的树叶吸纳着从根系输来的营养和水分,接受春天温暖的阳光进行着生物的光合作用,促使大树茁壮成长。到了夏天,太阳播撒灼热,那些虫鸟们自然地爬在树上,躲在叶下乘凉,就连人们也在大树之下,在树叶遮蔽的树下享受清凉。夏天高原又多暴雨,骤降的雨水被树叶截留,又使树体、地面免受了灾伤。秋后,树叶渐次地把储存的水体和营养回归了枝体,慢慢地变成了金黄,又把秋天打扮地彩艳美丽,等冬来了,便脱离母体,把自身有机体化为无机物归还给了土壤,专待为来年的树木发芽生长提供营养。

我在想,自然界每一个生命体都是有灵性的,人,有灵魂存在,那么马路边的这颗杨树何尚没有灵心、灵魂?若杨树是一个生命整体的话,那么树叶相似于人类的哪个器官?面部?心脏?还是?春娇夏韵秋丰冬枯,和人类生命发展相配匹,可她又光合作用实现了能量转化、呼吸作用维持了树木的生态平衡,为自然环境其他生物遮风挡雨。她又像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体,一年四季,春夏秋冬,周而往复的循环。

人类总是不愿看到冬来落叶,“落叶他乡树,寒灯独夜人”、“早秋惊落叶、飘零似客心”,看到这些诗词,总让人有些。

其实,我看到冬季来临落下的树叶,更相信这些树叶如同藏传佛教的活佛转世,她在冬日里脱离母体,待到明年春暖,又转世在新的生命体之上。轮回!

落叶情怀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