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乡啊,我的伊甸园

身为凡人,总被凡尘俗务缠身,难得静静地坐下来,那天闲坐,竟不知不觉地一跤跌进遥远的记忆里,于是,时光开始倒流。

我的家乡却三面环水,一面靠山。喝的是石头缝里流出的水,清凉甘甜舒爽润心。无定河从村前流过,村子东西两头各有一条小河,小河的水从村子深处流出来,汇到无定河里,河水清澈见底,大人们用它来洗衣服、浇菜、浇树,小孩们则在那里捉禅扑蝶逮蝌蚪。

每年四五月份的时候,槐花开了,榆钱也开了,空气里到处都飘散着清香的味道。我拿了碗上到树上捋一碗回去蒸着吃,那味道真是清香极了,我仿佛又闻了到那清香……

玉米成熟时节,我们一帮小孩把玉米的“胡子”小心的扒下来跟自己的头发结在一起,编成麻花辫,看谁编得又快又好又长。

院子围墙外,有一条斜斜的土坡通向大路,土坡的旁边有好几颗树,其中有一颗榆钱树,我最爱到那颗树上玩。从坡上跨一步就轻松上到树上,将零乱的树枝左掰右裁,归整利索,给自己搭了个不大不小的”鸟巢”。坐上去试了试,好舒服!阳光透过密密的树叶星星点点的照进来,我晃了晃树枝,阳光就上窜下跳,真有意思。就这样,听着知了没完没了的叫声,闻着榆钱有股茶叶似的清香味,风在微微地吹着,躺在树上感觉真惬意,不知什么时候,竟然就睡着了。

母亲要去小河边洗衣服,寻我不见,大声喊,见我睡眼惺忪的从树里走出来样子,惊问道:你在树上睡着了?为什么不在家里睡”。我才不呢,树上多有意思。

到了小河边,已有人在那里洗衣裳了,还有几个小朋友拿着瓶子比赛捉蝌蚪。小河水清澈透亮,水底是色的石头,水里的蝌蚪、青蛙、小鱼一览无余。大人们边洗衣裳边聊天,小孩们脱了凉鞋,卷高裤腿在水里捉小鱼、蝌蚪;不远处有梨树、杏树、桃树、苹果树、李子树…几个小朋友干脆坐在树上边摘边吃。

小河的一边是天然形成的一排大石块头,光滑巨大,用水泼净后,将洗好的衣服晾在上面,然后端着满满一盆水浇旁边地里的南瓜、西红柿、茄子……浇好了地,摘下一个大南瓜,叠好已晾干了的衣服,回头看看身边满身泥满脸汗的脏小孩,顺手按在水里洗洗干净。夕阳的余晖里,大人们一只胳膊挎着装着干净衣裳的竹框,一手抱着南瓜,身边是拽着衣角的孩子,孩子手里拿着瓶子,瓶子里装着捉来的蝌蚪,不远处,家家户户的窑顶炊烟袅袅……

傍晚,端着碗到院外树荫下边吃边看摆渡回家的人们,劳动了一天的他们高卷着裤脚,敞着衣襟,扛着锄头,扯开了嗓子吼一曲地道的信天游,一天的疲劳随着嘹亮的歌声飞上了九天云宵。

吃完晚饭,躺在院子的石床上看月亮数星星,星星如钻石般亮晶晶的,稠密的镶嵌在如黑丝绒般的天幕上,那么多哪能数得过来呢。无定河流淌的哗哗声在晚上显得尤为响亮,那声音如同小孩子在母亲的胸前听到的心跳声让人感到踏实、安心。劳作了一天的母亲端了一碗水坐在门槛上,当山村教师的父亲坐在枣树旁的碾盘上,一边喝水一边给我和弟弟讲嫦娥奔月的,黑子卧在树下伸着长长的舌头注视着什么。我俩一会看看父亲一会看看月亮,神奇的一幕布出现了,我指着月亮大叫:真的有人在砍树!哇,太不可思议了!于是我们没完没了地问这问那。父亲是个极具感的人,经常逗得我们哈哈大笑。

夜渐渐深了,于是在父亲的故事里、在此起彼伏的蛙叫声里,在无定河哗哗的流淌声中,我们不知不觉地睡着了。父亲母亲一人抱一个回屋去,等待我们的,是个的明天!

这些年,常常想起故乡,在外越久就越想念,你是我永远的伊甸园。

读者杂志微信号:
读者杂志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
故乡啊,我的伊甸园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