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来了

2020年的第一场雪后,老天一下转了颜色,突然间冷得让人有一种要抖起来的感觉,前几日还穿着薄衣秋裤,而这场雪后让人不得不把厚重的棉衣套上。脚踩在海东大道未化的积雪上,我不得不承认,冬天,真的来了。

冬天来了 ,秋天过去,这是自然四季的嬗替,不是以人类的喜恶所能决定的,这是自然转换规律,大自然总是和人类呈现出多元缤纷而非一元独霸的玫丽景象,所以秋去冬必来。

大多人都喜欢春天,但春天也只是一年四季的一个季节,不长不短,和其它三季等同,不会因为大多人类的喜好而在人间停滞多一点时光。其实,你只喜欢春暖花开或夏炎树娇、秋凉果实是的缺憾,冬储孕藏是自然四季中不可或缺的。我倒是很喜欢冬天的节气,尤此是北方的冬天,一切进入了静态之景,秋霜后的阔叶林落光了叶子,在冬雪交融中埋藏于地下,为植物生命体储藏了有机碳体,枝干任凭北风肆虐而不动,一夏侵染的病虫都在寒冬中结束了生命,为来年的发芽洁净了躯体,欢乐鸣叫的鸟儿们飞向了南方,爬行的小动物们冬眠于深穴,就连涛涛的湟水河也收起了奔腾声 ,给世界于安静。

春夏秋冬,一年四季,如同之光阴,少年欢快,青年蓬勃,壮年成熟,暮年稳健,而冬日就是人生走进暮年之时,储人生阅历于心,享生活于形,静然于这个世界。

冬天来了,享受这大自然给予的寂静,不想曾经过去的春天里掏鸟窝、爬果树、玩家家的欢乐,不羡曾经过去的夏天里的豪迈、月上柳梢头的爱恋和大学校园的歌唱,也不慕曾经过去的秋天里的风凉和挂满枝头的果实。

只享受冬天,在冬阳升起时晒晒太阳、在湟水栈道上来一次晨练、在午后的阳台上泡一壶红茶,而后饮一杯青稞酒,让自己微醺于家庭的温暖里,斜躺在沙发上看一本书,然后在自己的灵感里,写一首自我陶醉的诗,望着夕阳西下静静地睡着,做一个好梦!

冬来了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