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很长、夜很深,独自一人走在路上,有些看不清前方。大街上有暗蒙蒙的路灯,但依稀只能辨清最近的点,更远一些就再不好看见了,小巷里一点亮光也没有,只有天上的月亮印透下来的一点夜色罢了。

寒冬时候的深夜,很冷。大街小巷里再看不见几个人,看见的都是匆匆地前行着。马路上的车辆也不多,开着大前灯缓缓而行。

整个城市静悄悄的,人们都熟睡了,只有我还在独自漫步着,口里喘着粗气,自己却听得一清二楚,仿佛已经凝固。这是怎样一个夜晚,让我不想回家;这又是怎样一个夜晚,让我无眠,连我自己也说不清,大概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吧!

快节奏的、紧张的工作、未来的思考……总之有太多太多,让我整个思绪都乱了。想起孩童时期的那个我是那么天真活泼,从不为将来打算,整天打打闹闹、无忧无虑。哭了跑到父母身边撒娇、累了躺在父母腿上睡觉;有时跑到河边戏水、爬上树梢去捅鸟窝、追赶着大母鸡身后的一群小鸡们,结果不小心踩死了一只小鸡,又反过来被发怒的大母鸡满院子里追赶。这一切的一切似乎离得特别的近,伸出手来就能摸得着一样;却又离得特别的远,根本无处再去寻觅。想着想着不觉嘴角边露出了孩童般那灿烂的微笑。

现在的我渐渐长大了,思考的问题多了,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回忆过去了,那些个事便化作了我脑海中的一场长不大的孩童梦,而不停的追逐着。

寒冬时候的深夜,很冷。只有我还在独自漫步着,抬起头望天空,‘夜很深、天很冷、未来很远、梦却很近、有梦也有未来的我却长大了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