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生活交手的这些年

.+

读者杂志:坚强的怀抱,用高亢的声音,对来时的说一句,我会过得好。

在校园里的青春,如同昨日的月光,挥手间尽是满天星辰。我曾期许每一颗流星都是一个闪烁着光芒的愿望;我曾希望仰望的每一滴泪都是时光缝隙里留下的珠盘。

无尽的大珠小珠串联成的梦,落进了生活的彼岸。从此我用青春为誓,隔开了与生活交手的这些年。

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誓言的履行者,我从来都不是这些年来的生活的对手。无数个黑夜降临,月光的指引,打散了我满天星辰似的想梦。

我不再忠诚于独一无二的,我做梦似的遨游在生活里。天之大,我,渺小无比;世界之美,我,置若罔闻。

旅行背着背包乘着火车走向更远的世界;卸下责任的包袱,无条件的走在广阔的世界里。这些是儿时的梦想,是青春的路人,是现在的生活将要为家人实现的“以青草为媒”的证明。

时间给这些证明烙上一张永恒的标签,可内心的狭小,却只挤得进一日三餐。

年岁和岁月不曾辜负过任何一人,只是在进餐时的我们更在意餐盘的形状,筷子下的五味杂陈。我们都是普普通通的行人,行走在生活的道路上,用虔诚的过往赎下今后的安康。

道路上、时间里,除了太阳和月亮,更多的是沙尘建立起来的四方。期间的辛苦,冷风拍打的背脊,我们用不打扰,不说一句不堪,不放弃每一个微笑来示好。坚强的怀抱,用高亢的声音,对来时的生活说一句,我会过得好。

好吗?你好吗?你真的过的好吗?也许曾经是吧。

所有的肯定般的假设,在现在的字眼里,成为过去的童言。其实童言里所含的一些童话,既讽刺又真实。有多少的曾经可以忘却,又有多少的也许可以重来。有懊悔,一日三餐的努力之后的不如意,也有懊悔,曾经为什么轻而易举的学习会如此的艰辛。

这些青涩、单纯的,仅仅是30年来对生活的表达。

爱、不爱、离开、留下,与生活交手的这些年,这些都有自己的答案。假若真的要和生活动起手来,那唯一留下恐怕也只有自己的选择。

与生活交手的这些年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