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来

时光荏苒,悄悄从指缝间流逝,往事如烟,静静等待绽放。

——题记

你所抱怨的,是我回不去的曾经

当2017年的钟声敲响,窗外露出一丝光亮,很多人在追忆过去,展望未来,而我却分外想念我的412,四小时以前我从梦中醒来,看着黎明前的那一点黑暗,回想着那段深刻而又美好的岁月。2015年6月19号从宿舍楼走出去的那一刻,我永远地告别了我的大学,告别了我亲爱的舍友,直至今天,我依然是一个不动声色的老师。

曾经想象过很多种生活,却唯独没有为目前的职业产生过任何美好幻想,甚至麻木。听着自己的学生抱怨着课业负担重,不禁想起自己那段求学生涯,那个在大树底下识记知识考点的自己,熬夜到凌晨的自己,为了哭得心痛不已的自己,几个好友之间互相以写信的方式倾诉心事的自己,骑着单车哼着曲子的自己,虽然贫穷但是满心斗志,都是那么令人嘴角轻轻上扬,那段青葱且美好的岁月,我活得那么认真,那么真实。

现在的我对这样的场景不止一次地怀念,想原路走一遍,泥泞的小路和充满果香味的田园小径,没有企图心,只是重现,保持冷静,不知道是否可以重合多年前的自己。

人在时光里走着,总以为如果有一样的脚步,一样的场景,一样的心境,就会闪回多年前的那个画面,重新把过一遍。

时间隔得越远,记忆就越是清楚。那种深刻的孤独式的记忆,常常来源于一个人的时刻,没有人对话,所以双眼企图把所有看到的都记录下来。田埂上的一朵花,轻轻掠过头顶的燕子,路边的一根草,三两只踉跄前进的蚂蚁,我看得到他们的前进,却不知道谁会知道我的前进。那种貌似深刻实则幼稚透顶的思考,却让我的骨子里开始拥有了一股安静的力量。在喧闹时,能旁观。在冷静时,能思考。狼狈时,会克制。失败时,会自嘲。哪怕到了今天,我依然会偶尔地放空,那不是空闲,而是自由。

然而踏上社会的征程,你我似乎都变得言不由衷,身不由己,其实我觉得最享受的时刻,就是星期二的阅读课,习惯性地将调为静音,学生安安静静地看书,我也可以吮吸书中的营养,醉心于片刻的内心的宁静和收获的充实,使我的灵魂得到了安放。

这条路,走远了,还一心想回去。

26岁的失语人生

掩面的雪像樱花,寒栗的你吗?

偶尔想起被放逐的你,遥远他乡的平淡生活,你是否已经放弃当初豪华至死的理想?16岁与文字结缘,便一发不可收拾,写到现在,依然想不起16岁时的,那时还写了文字专门纪念,谁想到过了这么些年都不记得谁是谁了。时间真是个好东西,是当时服下的毒药,也正是以后的解药,那时一起吃饭聊天的朋友早已形同陌路,那时以为我们会相亲相爱下去,现在看来这样也好,我们终于找到了自己最合适的位置,互不干涉,互不尴尬。有时候会很庆幸,因为文字的记录,让我尽早明白了很多人晚年才会明白的道理,而省了很多浪费时间的弯路,多了一份回忆的笑谈。

书写渐渐变得可贵,因为纷繁的工作和写不完的计划、总结、反思,也常常会因为内心的积压让自己的脾气失控、情绪失控,书写也渐渐变得困难,仿佛26岁以前的时光都是值得记录的,而此时的生活是自己不愿意花大量文字去讲述的一样。一个字就是一桩心事,一个符号就是一个结局。年满20岁的符号学,年满26岁的失语人生。

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且有人疼我入骨

我也曾一个人戴着耳机,绕着生活了很多年的小城步行很远,听到某些旋律依然会哭得胸膛起伏不定,站在十字交叉的路口,茫然不知所措,蹲在操场上看运动员都渐渐散去,天色也由湛蓝变为昏黑,从昏黑到漆黑。

有些歌如同时间一样,是能够流逝,与生命并存的,比如此时闯进耳边的《和你一样》。

有些人也随着时光的步伐离你越来越远,当夜晚的路灯亮起照进屋子,我依然会想念很多人很多事,也因为短暂的相遇而念念不忘,如今我们已经过上了属于自己的生活,生活的像周围人一样,或欢喜、或悲伤,身边的人给了我最信任的依赖,但愿你也被温柔对待。

2017,一个等待着我去拥抱的年份;2017,继续埋头前行,不问究竟,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且有人疼我入骨。

后来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