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回竹瓦,一个北上广游子的痛

故乡,思念燕山的松柏;思念故乡,思念故乡的老樟树。思念故乡,思念龟山脚下的回环路;思念故乡,思念故乡的发小重逢时的嬉戏。此时此刻,我就站在皎洁的月光下思念你啊,我的故乡!

有人说,背上行囊,就是过客;放下包袱,即是故乡。其实我们都明白,如逆旅,既然我们都是过客,就该怀一颗从容不泊的心,走过山重水复的岁月,笑看风起云落的红尘。洒脱如一场烟雨,不计较长久或是短暂;美好如一树的蓓蕾,从绽放到落英缤纷。不为诗意,不为风雅,只为将日子,过成一杯白开水的平淡,一碗清粥的简单。也许只有这样,我们对故乡的眷恋,才不会影响一颗漂泊的心。

秋月总是带着无限的哀愁,多少思乡情怀,被一种"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的意蕴惊扰。"我寄愁心与明月,随风直到夜郎西"。迎着凉爽的秋风,孤单之情油然而生,一会撩开面纱,一会走进朦胧,虽独具韵味,但哀愁怎不浮生。人啊!无论你离家有多久,无论你地位有多高,无论你贫穷还是富有,最难割舍的是故乡情怀,最难忘却的是故乡山水,最想吃到的是故乡饭菜,最想听到的是乡音乡韵,最想做到的是能为家乡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是的,竹瓦,您给我的烙印如此深刻,以致我是如此深深眷恋您。小镇谈不上繁华,在我记忆中,还有些肮脏而混乱,破旧而质朴。但,毕竟我们的祖辈在这住下了,并生了根。在这里,有人乐于天命,有人却步履匆匆,有人说竹瓦就是个穷山恶水的寨落,有人说是最美丽的情怀。我个人,倾向后者。

想来我确实好久不曾回家了。这个家当然指的是我的故乡。所谓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”,我一定是在惦念着什么。一定是故乡情节,故乡的山水,总在我的心里一阵阵悸动。我想挽留一点什么,然而我却不知道能留下什么。故乡好像是一首惘然的诗,色彩斑澜,影子却斑驳。尽管我知道它确确实实存在,但它离我越来越远了,我只能在梦里极力寻找、触摸。因为,我已定居常德,客旅惠州,回家的次数越来越稀松,一是工作繁忙,二是时间有限。

昨夜梦醒,早已泪湿枕头,只因再次梦回故乡。梦见故乡的土屋,梦见故乡的爹娘,梦见儿时的伙伴。每一个梦都那么真真切切,每一次梦回故乡都那么欣喜若狂,每一次梦见爹娘都会喜极而泣,每一次梦醒时分仿佛都是一次生离死别。但,这就是我,一个北上广游子的命运。

读者杂志微信号:
读者杂志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
梦回竹瓦,一个北上广游子的痛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