旱烟锅

读者杂志:抽烟的人,走过了沦桑岁月,看惯了阴晴圆缺,听惯了悲欢离合,一切烦心事,只要旱烟锅一亮,都是虚无。

在故乡,仍有人用旱烟锅,黝黑,锃亮,闪烁着岁月的幽光。

在故乡,旱烟锅长过我的童年,长过故乡的童年。

在故乡,有一句缄言,没有旱烟锅的男人,不是真正的男人。

农忙时,抽一锅旱烟,狠狠地吸几口,再狠狠地吐出来,眯着眼,蔑视地看一眼火辣辣的太阳,轻轻的一笑,在鞋底上两磕,卸下身上的疲惫,插在腰杆,身上的力量如潮水,在黄土地上澎湃。

苦恼时,装一锅旱烟,点了,灭了,灭了,又点,慢慢地吸一口,日子里柴米油盐,中的是是非非,光阴中的酸甜苦辣,谁能解其味,唯有自已,吸进的是不怏,吐出的是豁达,什么难事,在抽旱烟中化解。

时,蹲在墙角,褶皱的脸,柔和的阳光,风中摇摆的榆树,嘴角叼着旱烟锅,似抽非抽,口里讲着古往今来,家长里短,混浊的眼睛却能洞悉一切,谁是谁非,真是一锅定音。

抽烟的人,走过了沦桑岁月,看惯了阴晴圆缺,听惯了悲欢离合,一切烦心事,只要旱烟锅一亮,都是虚无。

噍有明天的路,在旱烟锅一明一暗中,从脚下延伸到远方。

旱烟锅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