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乡

洁白的云漂浮在空中,少了一丝燥热的感觉,初秋的景象开始出体现。清凉的风在夜晚从窗口徐徐吹来,飘动的窗帘映射出外面昏黄的路灯,抬头看天空,还有一轮皎洁的月光悬挂在空中,小时候总觉得月亮上面有一棵大树,大树下面有一个小兔子。也经常听奶奶讲,关于嫦娥奔月的,对于月亮上面那颗像树一样的东西总是有一种特别的幻想。每当看到月亮满盘时,总觉得快要到中秋时节了。

小时候特别喜欢中秋节,因为那时候到处都是秋收的喜悦,有白生生的花生、红郁郁的地瓜、还有黄橙橙的玉米,这些东西虽然平时也常见,可是在秋季却格外的有情调,有时候爷爷会掰几个玉米给我放在锅台边上考,有时候妈妈会把地瓜埋在烧的红彤彤的沙土里,等干农活回来,再把它扒出来,那香喷喷的烤地瓜然你垂涎欲滴。我平时不喜欢吃这些的都会被那种香味给吸引,会让妈妈掰一块给我尝尝。

我喜欢秋天的天空,湛蓝湛蓝的,而且还有大朵大朵的云漂浮在空中,我喜欢看那些漂浮的云朵,那么自由自在的漂浮着,有的还会呈现出不同的形状。在傍晚时分躺在晒谷场上,清凉的风那么自由散漫的吹着,那落日的余晖把整个西方染成了火红色,此刻天上的云也有了不同的变化,有时候像是西天取经的师徒四人,有时候又想绵延不绝的群山环绕。有时候看的眼睛都花了。

中秋节,家里会买很多吃的,我最喜欢吃的是烧鸡,不是因为喜欢吃它的肉,喜欢吃它的那一层皮,所有的味道所有的精华都在那一层薄薄的皮上面。肉我反而不吃,因为那像是在嚼一坨木须一般,还有我最喜欢吃的五仁月饼。以至于到现在,出了那么多品种的月饼,我仍然对五仁月饼念念不忘,我喜欢它里面的那种青的、红的像丝线一样的东西,而且我喜欢闻苹果的香味。那种香味在很远甚至在房间里你都能闻到。如果你想要藏一个苹果起来,那肯定是要被翻出来的,因为你可以顺着那股香味而找到它。

在夜晚降临的时候,我喜欢坐在院子里,我的家里有一个将近一千平的大院子,每次吃过晚饭,我都喜欢坐在摇椅上看着远处,看着老妈种的各种花,还有那些不曾打理的草,在偌大的院子里肆无忌惮的疯涨着,而这种景象反而多了一种荒草萋萋的感觉,我很喜欢,有时候爷爷要把那些草清除的时候,我都会阻止他。每次爷爷都像是看怪物似的看着我,但是拗不过我的坚持,每次都让它们继续生长着,有的草甚至长大了比我还高,有的草还开着各种小花朵,给这个大院子整天了不少春光。平时待在哪里的时间比较少,院子里的两棵红枣树在秋天挂满了果实,有时候来不及摘掉,就落了一地的红,每次看到爷爷打扫,都会扫出一口袋的红枣倒掉。

又快到中秋了,这个中秋因为我有太多事情要做了,有两场考试,还有房子贷款缴费的事情,本来打算回家可能有不可能了。但是对于家的却像是烙印进了心里。无时无刻不再想着它,想着那些印在记忆里面的种种景象。那个老院子,还有疯狂生长的野草,都是我对那个家割舍不掉的情怀。每次我回家,老妈他们都不愿意回老宅子,因为太久没有打理,整个院子都有点荒废了,唯有那些野草还是一如既往的生长着。

待在老宅子里,听着院子里蛐蛐的叫声,你会忘记很多烦恼的事情,所有的不愉快也会随着那原始的节奏而抛之脑后。在大城市久了,反而向往小村庄的安静,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的生活方式。在大城市辛苦的拼搏,有了家,却反而不开心了,曾经想要逃离的家,反而成为了永远的牵挂。

读者杂志微信号:
读者杂志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
故乡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