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自是年少,韶华倾负

若我年过古稀,白发苍苍,容颜已衰,你是否,依然如此,吻我之眉,绝世温柔。

世间之人,皆是如此,愿遇两人,一个震惊了年华,另一个温柔了岁月。

心若动,怎知情已深,物是人非,繁花铺地,此情怎可留。

路短,天涯海角已然很远,昔日的一草一木,一朝一夕,自己孤身的走过。倘若不幸走入迷途,坠入悬崖,孤身爬起,是否记得,有一条浩荡的河流,其名为重生!这人间何等悬崖陡壁,都已然可以重生;何等磕磕碰碰,都会有人扶我,为我接风洗尘,那便是我最终的归宿和最终相伴,却不置是否为你。

远离喧嚣都市,寻一处世外桃源,搭一座小木屋,栽一院花花草草,铺一片石子路,共敲晨钟暮鼓,安静淡然,不置可否如愿!

若君愿为我沾墨拿笔,我变原为君写出诗意人生。洗尽年华,从那以后,朝暮天涯。

受宠不惊,看院内柳絮纷飞,花开花落;藤椅摇摇晃晃,看天涯边际最美的斜阳。

一生一世一双人,半梦半醒半浮生。

回忆年少,淡如清水,我们是否依然忘记曾路过都市的繁华。

一愿起,天涯咫尺;一愿灭,咫尺天涯。

此生浑浑噩噩,迷迷糊糊便已流逝,空在世间走一圈,今生之前谁是我,今生之后我是谁,世世代代,轮回有轮回,不知是否常有一人相伴。

船开不知去何处,情起不知赠与谁。醒时不知心何在,梦中灯火依旧阑珊。雀鸟不知何处为归宿,人生最终不知心托何人,不知何人心付与我。花香千年不嗅,缘起缘尽几人可知?

一花一世界,一心赠一人,一恋一世欢,一笑一浮沉。

读者杂志微信号:
读者杂志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
我自是年少,韶华倾负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