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“花儿”的老汉

每天早晨骑单车上班,行至海东大道东缘蚂蚁山麓时,总遇到一位晨练的八旬老汉,怀揣小型放音机,高声播放着“青海花儿”。在“青海花儿”的伴音中忽而甩手、忽而提腿,悠然地锻炼。晨练路过此地的青年男女们看老汉总有一种异样的眼神,许是这过大的声音,亦或是只有乡间青年男女才能传唱的“青海花儿”之缘由,但老汉总是一如既往,从未理会这些人的异样。

我每每骑行到这里,总推车步行一段,看一眼老汉的神情,顺听一段粗犷的“花儿”。

这一曲曲富含情爱词调的“青海花儿”出自八旬老人之录放机,让我多少也产生了一种忆想,勾画这老者青年时代的片段,也断想着这老汉此时的。看着他黝黑的脸庞、佝偻的身材、满首白发和一脸的沧桑,我回想到了他的青春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。那个年代正是物质匮乏,生活贫困的年代,绝没有如今的丰衣足食,也不可能有这种闲情逸致。我不知道他的老伴还是否健在?但我想他在这美丽的海东大道、蚂蚁山下,晨练中倾听青海青年男女特殊的诉说方式的“青海花儿”,多少有一种对青春时光的回忆,弥补着曾经缺憾的爱情,如同没有了牙齿,但还是想闻一闻苹果的香味一样,肯定想在这美好的人间光阴里潇洒一把。

我曾多次想走近他,和他寒暄一番青春的过去,可我犹豫再三没有去打扰 ,因为我不了解他那个缺衣少食的日子是怎样度过的,害怕打破他此时沉情的美好生活之情景,却勾起往日失去的青春年华的遗憾,我想让他还是在这美丽的自然之景中,倾心地听他爱听的“青海花儿”,在这种遥远情爱之民歌中他年轻的爱。

想起海子的诗“这是唯一的,最后的,。这是唯一的,最后的,草原。我把石头还给石头,胜利的胜利,今夜青稞只属于她自己,一切都在生长,今夜我只有美丽的戈壁空空。姐姐,今夜我不关心人类,我只想你”。

我怎能去打扰老汉?别人怎能去打扰老汉?这个早晨只属于老汉,一切秋天的金黄为老汉尽染,这种“青海花儿”声调中,你管不了别人,你只思念你的曾经和过去!

听“花儿”的老汉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