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丽的鸡冠花开

金秋十月,天北新区,鸡冠花开,一朵一朵,一片一片,妖娆艳丽,惹人喜爱。

鸡冠花,静静地生长,刚吐出半截嫩花蕊时,宛如刚刚孵化还未成年的小公鸡,那样醒目而又亮眼的冠子,在朝露的滋润和朝霞的映衬之下,显得是楚楚动人。

鸡冠花,俗称鸡髻头,原产亚洲热带地区,花形态特殊,花序硕大坚挺。开花时刻,绿叶吐红,五彩缤纷。

鸡冠花,花期尤为特别的长,从七月中旬开始绽放,十月经风霜洗礼,照样是永不退色。

鸡冠花,一个个小小花籽,是依附在华帝上的小洞穴内,一层一层的绒毛,向上拓展开来。

鸡冠花,小小的花瓣,似扇张开着,又似一把遮阳避雨的伞,保护着种子,深藏着母爱。

鸡冠花,喜欢长在阳光充足的地方,不管地好地坏,哪里都可以生长,只要水肥跟上,开出肥大厚实的花朵。

鸡冠花,每当一阵子轻风吹拂时,叶摇花动,似鸡群探头点脑,具静中有动的美感。

鸡冠花,简直就是一朵无与伦比的霸王花,从出生的那一刻起,就是奔着一朵花去的。

鸡冠花,全身心的攒足了劲,忽然间猛地一绽放,就在主心的位子之上,开出了一朵肥厚的花朵。

鸡冠花,花开后,就再也没有芽儿了,植物所有的养分,都供给了花儿。实实在在把一朵花,养得是剑气堂堂。

苏辙在《寓居六咏》中写有:“大鸡如人立,小鸡三寸长。造物均付予,危冠两昂藏。出栏风易倒,依草枯不僵。后庭花草盛,怜汝系兴亡”。

杨万里在《鸡冠花》中写有:“陈仓金碧夜双斜,一只今栖纪家,别有飞来矮人国,化成玉树后庭花。”

钱熙在《鸡冠花》中写有:“亭亭高出竹篱间,露滴风吹血未干。学得京城梳洗样,染罗包却绿云鬟。”

姚文奂在《题画鸡冠花》中写有:“何处一声天下白,霜华晚拂绛云冠。五陵斗罢归来后,独立秋亭血未干。”

仲弘道在《鸡冠花赋》中写有:“方其炎蒸甫歇,金风乍飓,群株炫采,烂焉盈枝。尔乃瘦梗寒条,较芙蓉而更寂;疏根朗叶,对篱菊其多思。似班姬退处夫长门,如判萝幽闭乎西施。迨夫青霜降兮木落,白露漂兮草萎。众卉兮凋谢,尔独映乎条枚。凉飙凛凛兮,摧之不能摧;风霰飘零兮,欺之不可欺。尔于是强项独发,傲骨生姿。朱紫奋采,黄白争奇。”

傅于天在《鸡冠花》中写有:“霜雪频经过岁华,芬芳浓艳胜诸花。娇红谁说无多子,似汝娇红子倍加。”

从古自今,文人墨客,对鸡冠花,情有独钟,千言万语,写诗赞誉,诗情画意,流连忘返。

又是鸡冠花开时节,在天北新区中心公园,一片片烂漫的鸡冠花儿,亭亭玉立,吸引着游人的眼睛。

鸡冠花开,在太阳的照射之下,一个个神采奕奕,独特的色彩,的雄姿,是一道十分靓丽的风景线。

鸡冠花开,一株株排列得,那么的整齐,那么的热烈,那么的浓艳,那么的妖冶。

鸡冠花开,如火绽放的一个个花朵,在一片片翡翠般的绿叶衬托下,显得是那样的娇媚,那样的妍丽。

鸡冠花开,花姿动人,一堆一堆,聚在一起,高昂着头,热热闹闹,欢欢喜喜,人在花中,乐不思蜀。

美丽的鸡冠花开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