岁月不居,独守一隅清欢

读者杂志:缓缓而流的岁月没有激起丝毫涟漪,清可见底。鬓未白,心已衰,岁月不会为谁而留,我亦无情,不会伸手挽留。

又是一年深秋时,凋谢的枯萎,尘封的往事,都成了路下经过的年华长路,时光的步伐将一切定格,再回首是苍老,再回首是一季花开。

明月秋独倚楼,枫叶飘零又一秋。指间太宽,时间太瘦,岁月不居,伫立在流年的彼岸,推开一层层被风吹乱的过往,翻开记忆里的芳香,那些如歌谣的岁月不时跳跃在早已伤痕累累的菱花镜里,不经意间,衍射出昨日的种种。上一次提笔应该是2017年的事了,本想着在自己生日的时候,说说这几年的兜兜转转,结果硬是没有写出一个字,现在也依然没有头绪,不知从哪里说起、何时说起。前些天看到一句话是这样说的:低头有坚定的脚步,抬头有清晰的目标,而我现在是低头看不见路,抬头看不到十米以外的地方。浑浑噩噩已是近三年的常态,就如现在动一根手指都很费力,感觉呼吸都很累。

不知几何,感叹了时间的无情,惹得人消瘦。静听雨落的夜晚,远处的霓虹灯反射在地上斑驳陆离,湿漉漉的马路被车轮碾压过的声音。回不去岁月的时光里,风扶摇影,流年去无还,成年人的脱发总是比脱贫容易,发福比发财来得快。而世界上所有的童话都是写给大人的,因为我们各有各的遗憾,现在的我熬最晚的夜,长最深的皱纹,究其原因还是自己太弱小,能力撑不起梦想。终还是敌不过一生在纸上漂泊,空叹流光无情,似梦里探花,醒时惆怅爬满心头,覆盖了过往。

醉知酒浓,醒知梦空,那些跌落在流年里的青春,圈揽不住记忆。去年冬天看了郭敬明的微电影《AI》,里面的一句记忆犹新:我也想,我做梦都想,可是我不会做梦。片子里用容祖儿的小小做插曲,瞬间将老阿姨带进去,跟着哭的稀里哗啦。也许只有在那一刻才能激发出心中的感性,才觉得人间值得,然而却将自己圈进在那个情绪里久久不能平复。我们喜欢的人也是凡人,只不过是你的喜欢为他渡上金身。

开始于漂洋过海来看你,结束于消愁。

缓缓而流的岁月没有激起丝毫涟漪,清可见底。鬓未白,心已衰,岁月不会为谁而留,我亦无情,不会伸手挽留。从此做个俗人,贪财好色,一身正气。流逝的年华,我将执笔凝望。

岁月不居,独守一隅清欢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