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志伟:孩提时代的“年味”

.+

大凡到了一定年龄,对过年的期盼就会越来越淡,甚至于害怕过年,不想过年。这时,那已失去的孩提时代的“年味”,往往被大家再次提及,成为一份难忘的记忆。

小时候家里并不宽裕,我在家中排行老小,因此许多衣物都是“捡”哥哥穿过的,只有到了过年,母亲才会带着我到裁缝店给我做一套新衣,这时,母亲总是交待裁缝师傅要把新衣裤做得长一些、大一些,这样就能让我多穿两年,适应个头长高的需要。所以,过年的新衣总是不太合身,裤管、衣袖都要卷起二三卷才能与我瘦弱的身子勉强“配套”。尽管如此,每次穿上新衣,我都高兴得像一只兔子活蹦乱跳。

除了有新衣服穿,还有许多平时吃不到的好东西也是儿时喜爱过年的一个原因。每逢过年,母亲会宰杀自家养的鸡鸭,做年糕、包水饺,惹得我们姐弟三人个个垂涎欲滴。记得有一次,母亲正在下厨,我在一旁看得口水直流,趁母亲不注意,偷偷抓了一块红烧肉,正准备送到嘴里,母亲看到了,立即打了一下我的小手说:“怎么这么馋,等会有你吃得,这个是要祭祀用的,现在还不能吃。”望着诱人的红烧肉,不太理解的我还是乖乖地把它放回去。

穿好,吃好,还有压岁钱,儿时过年的感觉真是无比。每年的大年初一,母亲就会拿出平时积攒的一些新钱,给我们姐弟每人一个“红包”,里面有一毛、二毛、五毛等零钱,虽然不多,但足以让我兴奋好长时间。母亲给我们发“红包”时,总是提醒我们不要乱花钱,要买就买一些学习用品。我总是口头答应,但是一转身,钱不是拿去“爆米花”,就是买了鞭炮或小玩具,等到想起母亲的“教导”,“红包”早就“山穷水尽”了。

细细想来,孩提时代的“年味”还有很多很多,而这种“年味”总是会随着成长的脚步和时代的变迁或消失或改变,成为每个人都悉心收藏的儿时往事。

读者杂志微信号:
duanwenxuewang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
赞赏金额:
随机金额 选择支付方式:

微信支付

微信支付

赞赏金额:20

微信支付

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

提示

刘志伟:孩提时代的“年味”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