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天,我不再拒绝苍白

为此,我无数次问过自己:该不该喜欢雪,该不该让雪成为生命的一部分。为着这一简单的答题,我如圣僧般禅于冬之穹窿,去谛悟冬的含义,谛悟雪的内在。

每当有雪花在窗外飞舞时,耳边会荡起一个声音:“雪是死去的雨……”于是,我关好门窗,刻意地拒绝雪,拒绝单一的苍白与凝重的思索。

窗外的世界因雪完全失去血色,我居于室内与外面的风景沉默对峙,用我的静默体味被火热遗忘的感觉。但在我的内心深处,却涌动着千种、万种,所有的向往与追求依然执着。

白茫茫的天,白茫茫的地,白茫茫的雪花潇潇洒洒。雪以自己的白覆了大地的苍白,我不愿再于这苍白之上沉思,不愿在这样单一的苍白里寻求贫血的灵感。

当满天的风雪,带着天对地的,轻轻飘落时,冬天就会温柔起来。纷纷扬扬的雪,伴着风,静静地来,虽不能倾城,但可以迷乱成盛开的风景

雪是生命里坚强的花朵,是花朵中最唯美的生命。它为使命而来,又为梦想而去,许下一场约定,让初心依然,不辜负四季的守候。它细微且纷扬,嫣然而纯洁。它绚烂了一个季节的落英,放歌了缤纷的梦……

是的,雪,终将会化作雨,透过冬的苍白而深入泥土。雪,在泥土中有着不死的灵魂,这灵魂会在来春复苏。而且会再拔高、更坚定。

我似乎理解了冬的苍白,更懂得了雪的意义。雪,它不是为了使苍白更为单调,而是对新的繁华的孕育……

冬天,我不再拒绝苍白。我只想悄悄地问问冬:雪花何时开?能否让我,将失落的年少的情怀,带着简单和,重新写在那纯洁的扉页上?能否让我带着诗意,书着眷恋,祈盼着一场关于落雪的?

我想用雪花一样的情怀,编织梦的羽翼,体会冬的苍白。

读者杂志微信号:
读者杂志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
冬天,我不再拒绝苍白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