仰望星空,情为何物

.+

读者杂志:所以你没放下,所以你有了眷顾,所以你有了念想,也有了牵挂。

天也悠悠,地也悠悠,问时空途经多久?恐龙化石默默地沉眠于古老的岩体中,为何隐藏着撸满沧桑的影子;戈壁滩的胡杨却苦苦地挽留着时空被岁月填满的伤痕,宁死也不腐朽。

它们为了谁,又想告诉谁,愿将过往的身子骨留下,无论曾经是辉煌鼎盛,还是没落萧条!

它们想留下什么?时空好像并不关心,依然迈着丝毫不犹豫的步伐,匆忙地前行。当然带上生机,也带上萧杀,没有流连,没有眷顾!

于是尘缘不仅要问:既是如此,人间为何会产生情?

试想着去问,迷惘的眼神将周遭扫视了一遍,青竹摆摆手,杉松摇摇头。弯弯的月牙悄悄地藏匿于西林坳,噙着一片惊怵而又微弱冰凉的光,仿佛在说可别问她,她也说不上;小桥下的流水总是那样急不可耐地湍流着,丝毫也顾及不到周边的动静和彷徨!情、对他而言自始至终好似隔海望山。

仰望星空,上达天听,问:“情为何物”?

上苍的脸上浮出微笑的云朵,还轻轻地撒下几滴雨来,仿佛在说:记得那个初夏桃李杏凋残的花瓣无奈地落入小溪被冲走,可怜那含情脉脉依依不舍的样子,却把泪水汇成了河!

可还记得还有那个秋天,美美的红枫竟在一夜之间被西风撕残,晕红了半条江,揪心不?所以今夕是何夕?好不悲悯!正好怵就有了你一怀情殇,铺垫出一颗怀柔的心,两粒心酸的泪水网络住你的瞳明,所以呼唤,呐喊,恨不能倾其所有,让白云重新拾起一线线洒落在天涯的雨粒,来潮湿因秋天旱斑了的那片土地,让东风再一度温暖那个海岸,重温那季芬芳,寻回那个春天。

所以你没放下,所以你有了眷顾,所以你有了念想,也有了牵挂。

仰望星空,情为何物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