飘零

是否,需踏遍万水千山,散尽灯火迷离,飘瑟的烟雨方不再孤寂,如沙的岁月才不再流淌,黄昏下的脚步,方才不再飘零!

驻足在天涯的一角。回望,那流年的身影在每个转身的不经意间,刹那芳华,都已然消失在了那今生或许都无法触及的彼岸。

再回首,昔日的桃花又染红山林,经年的杨柳再度垂绿江南!只叹道是,人非物换。待繁华尽逝,秋风扫落满地金黄,谁又将它拾起,仓惶而逃?风满楼,人憔悴,今夕的惆怅,无关风月。那是,风未遗忘的忧伤。

忆往昔,空悲切。曾几何时,欲想提一壶浊酒,仗剑红尘,看百态,笑世人皆醉唯我独醒!哪堪流年纵逝,千帆过尽,百花残!谁站在云的那端笑嘲着今昔的苦涩,谁又将双眸涌出的泪水,挥洒苍天!

注定是,今生的脚步只能漂泊,不安的灵魂只能埋葬,前方的夕阳,注定遥不可及。问,那又是谁,还在不甘,还在奢望?等一缕阳光吗?还是一杯知己?穿云而望,残影渐疏,风,仍还在流浪。

携一壶清酒,漫步在黄昏的尽头,妄把每片云彩纳入袖中。飘泠的飞花轻落瘦肩。停步,低眉,再举首。无须细问,那是它无言的萧瑟!伴着四季的交替轮回,或许,在你蹙眉的瞬间,它们就已不知所踪!亦如那握不住的锦色年华,待蓦然回首时,鬓已成霜。

醉卧在风的怀里,仰望苍穹,泪,融进冰川。指尖的流年,我该如何紧握着它,穿越轮回,横跨世纪?夕阳渐行渐远的背影,我该如何挽留?漫山凋零的芬芳,我又该如何祭奠?明日昏影下的脚步,又该往何处飘零……

飘零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