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心所欲不逾矩

�点击音频,聆听美文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或者是意识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衰老的时候,才发现父母的年龄已经不小了,曾经坚挺的身躯也已经不在那么笔直。所谓父母子女一场,只不过是意味着,你和他们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们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们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们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,不用追。

真的不想承认他们已经老了的这个不争的事实,但是到了不得不的地步了,每每看见母亲青丝上的白发,看见父亲工作完回家的喘息,看见他越剪越短的头发我笑了,我哭,因为我爱;我笑,因为不能不笑呀。

多年来,父母站在你和坟墓中间,替你进行着生命与死亡的对话,猛然间他或她如果走了,你只能自己站在坟墓前,那种悲真的会是触目惊心。小时候会害怕失去,记得我曾问过我的母亲,“人到最后都会离开吗?”母亲的回答是认真和肯定的,得到答案的我想要撕扯的哭喊,想说不想母亲离开,当时尚小,没有理解母亲最后眼神的意味,现在想起也是一件憾事。

家里真小,小得只盛得下,两个字。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,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,一切死亡都有冗长的回声。直到很久以后,我才感到死亡其实并不可怕,母亲只是沉浸在我当时年龄还无法理解的自我与孤独之中,母亲她站在生与死的界线上,同时被两者抛弃。她生命给子的技能一项项归还,从行走,到进食,再到吞咽。最后的最后,她也会归还最初也最后的一项——呼吸。衰老不是战,而是一场屠杀。

有三大诱惑:少年时的贪玩,荒废了学业没打下扎实的基础;青年时的贪情,在朋友和情人面前迷失了自我;中年时的贪功,躺在功劳簿上骄傲自满地犯懒。面对诱惑的我们毫无自制力,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,终将也会有一天离开这个世界,我们要去学会思考,我们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上?我们活在这世上的目的是什么?有没有一种理想?让我们为之生而为之死,同时受过教育的我们也会发现,那些伟大的灵魂,他们的一生并不是平平顺顺的,他们会遭遇挫折,他们会遭遇苦难,但是他们没有放弃,当然不可否认的是,放弃了就是另一个剧本了。你为什么就不能把苦难当做你人生的剧本,当做你必须演好的、必须经历的剧本呢?

做人不可以太低下,因为父亲曾把你举过头顶。我落笔写下过青春年华,只是墨色淡了,没有能写出未来可期,也没有能写出放荡不羁,所以我一生热爱奔赴山海,沾着林间枫叶,沾着海中清闲,落笔,写下这似水流年世界。——你且听这荒唐春秋走来一步步、你且听这风浪永远二十赶朝暮。

我们以为贫穷就是饥饿和衣不蔽体,然而最大的贫穷却是不被需要,没有爱和不被关心。现在的我才略微懂得母亲的那个眼神:人类的生命,不能以时间长短来衡量,心中充满爱时,刹那即永恒。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