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诗读至韦应物,生性浓烈、口味偏重的人,或者沉湎于盛唐的青春歌哭、流光溢彩,不甘心回过神来的人,容易将他等闲略过。但另一些人则被一种气息吸引,停下来细细地读,像在雪天咀嚼梅花的花蕊,或者于夏夜独自倾听[……]阅读全文